李昌钰经过检查发现疑犯“蹊跷”的死因可是他的死留下了遗憾

警署的尸检破坏了原始线索,李昌钰便想到从死者血液里再找新线索,他对助手说:我让警署给你安排个助手,由你负责对死者血液进行再检验,我去现场再勘查一下,你这边一有结果就通知我。

(本文所有图片,全部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,如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。图片与内容无关,请勿对号入座)助手点头答应道:好的,李博士,作为您的助手,如今我也有助手了。真相信快点学会您的本事,那样,我也能当一名神探啦。李昌钰笑道:我们都是人,看到的都是一样的现场,只不过我比别人多一些细心和思考而已。你比我年轻聪明,只要用心,肯定会超越我的。

助手听到李昌钰给予自己这么高的评价,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说:李博士您放心,这边的检验工作我保证圆满完成。在威尔逊警官的陪同下,李昌钰再次来到那个案发的小树林。他让威尔逊循着疑犯弃车后逃跑的路线,又重新跑了一遍。李昌钰在一旁默默地看着,然后低头思考,他走到疑犯中枪倒地方问威尔逊:你是说疑犯中枪倒在了这里,然后,你赶来后却没有发现疑犯?

威尔逊说:是的李博士,您看,现在地上还有一小滩血迹。李昌钰点点头又问:最后,你们是在哪发现疑犯尸体的?威尔逊指着一个方向回答:就在那里约有七百米的样子。李昌钰边朝着那个方向走去,边自言自语道:吕中枪后又跑了七百米,说明枪伤不是致命伤这一推论是正确的。

疑犯倒地身亡的地方,草丛有被压过的痕迹。李昌钰拿出放大镜蹲下身来,细细观察了一番说:疑犯倒地后,并没有立即死亡,他还向前爬行了一小段距离。你看这些草丛,它们倾斜的方向都是一致的,还有这些小树枝枯叶,都表明有人从上面爬行过。威尔逊俯下身子一看,果然如此。李昌钰又指着地上一根较大的枯树枝说:疑犯跑到这里后,可能再次被这根树枝绊倒,但是这次被绊倒,他却没能起来,而是本能地向前爬行了一小段距离,然后才气绝身亡。

威尔逊点头赞同李昌钰的这一推论。他说:难道疑犯这次被绊倒后,栽到身体哪个重要部位,才导致了他的死亡?